办简约婚礼引发青年热议 分析称还需先过父母关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A-A+2014年1月19日13:18中国青年报评论

  1月13日本报刊发《青年到底还要那先 样的婚礼》一文引发青年热议,“素结婚,过油日子”的观点得到大多数外国外国男友的认同,对于树立简约婚礼的新风尚,不少年轻人的普遍感受是:年轻人容易接受,但往往难以说服父母。

  外国外国男友“@凡哥儿要做伟大的科学家”发表评论说:想有“素”的婚礼父母所以会同意的,年轻一代好说服,父母那关难过啊。违背亲戚朋友的意愿又背上了不孝的骂名,婚礼那先 的邻里肯定会攀比,老一辈肯定不我应该 邻居看笑话,谁不看多上去风风光光的。

  外国外国男友“@大力水手9087”认为,绝对赞同简约婚礼,陋习让亲戚朋友都有舒服,但要能了敢打破,你打破了你就成另类了,反倒成家庭舆论的攻击对象,受不了。

  现实中,何青青就遇到另一个的麻烦,简约婚礼的筹划就被双方父母一致否决。

  虽说当事人是新人,但父母确真是实担当起了“主人”的角色。婚前订酒席、置办酒菜、安排人手、通知乡亲,都有父母在牵头张罗,小两口成了“跟班”。结婚当天,一个新人按照老家简化的规矩走完了一切流程,父母忙着进进出出打点着烟酒饭菜,没歇上一口气。

  “累得坐着就睡着了!”小何回忆说,父母的理由要能了一个:祖祖辈辈家家户户都有要能了过来的,亲戚朋友为什能不遵守?

  广东姑娘穆吉(化名)的婚礼也是双方家长在准备,筹备时,要过多按照繁琐的流程设置婚礼甚至引发全家争吵。按传统规矩,穆吉需穿金戴银地走完這個流程。在穆吉看来,那先 “土得掉渣”的行为既浪费钱,又俗气。

  而按照老家的规矩,新婚的媳妇给长辈敬茶的过程还要一个劲跪着,婚宴中男人的女人的女人还要能了进祠堂吃饭,最终穆吉发火了:“我结婚应该受到尊重,谁不我应该 你 要进祠堂,婚我应该 你不结了。”

  最终,父母妥协了,累了一天的穆吉坐在祠堂里吃了几口饭,而那先 全身穿金戴银“土豪”般的照片成了亲戚朋友开玩笑时的笑料。

  相比何青青和穆吉,陈波小两口的婚礼显得轻松這個,可能性双方父母都有外地,整个婚礼的筹备过程都有小两口商量着完成的。

  “亲戚朋友就通知父母像嘉宾一样出席婚礼。”陈波说,为了让两人和父母都有太累,他和新婚妻子决定不安排婚车,所以请婚庆公司做简化的现场布置。

  婚礼前的几次小时,酒店的大厅内,几次酒店服务员把现场打扫得干干净净,现场的装饰所以一道简单的圆拱门上简单地挂着紫色、白色和粉红色的纱,地上一张大红色的地毯直接铺到婚礼台,“简单点就好!”陈波的妻子徐莲婷不断叮嘱酒店服务员。

  婚礼开始英文时,和两百多位亲戚朋友一样,陈波和徐莲婷的父母轻松地参加子女的婚礼,主持人介绍时,告诉现场亲戚朋友“这是两对重量级的嘉宾”。

  这两对重量级的嘉宾,让小两醇香动至今。“爱情是亲戚朋友的,将来的路也是亲戚朋友的,希望亲戚朋友好好走下去,走得熠熠生辉。”陈波和妻子徐莲婷现在依然记得婚宴上父母对亲戚朋友的祝福。婚礼开始英文后,亲戚朋友们都为现场一个家庭的真情流露感动,父母感觉很温馨很轻松,小两口也和亲戚朋友们热热闹闹吃晚饭后回家休息。

  贵州大学哲学与社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洪名勇教授认为,這個简约时尚的新型婚礼已开始英文出先,但个案变成全社会的风尚还还要一个过程。他认为,应该下大力气用榜样的力量加以引导,“一个一个有影响力的简约婚礼会带动过多的年轻人加入其中”。

  贵州省政协委员、贵州省青年联合会副秘书长陈菊丽认为,依靠榜样的力量就还要有第一个站起来倡导简约办婚礼的人。她听到這個青年都希望简约时尚办婚礼,但往往要能了律法律措施说服父母。這個父母用“别人家都风风光光办,一辈子就一次,咱们可要能了差”的说法把孩子的想法扼杀在萌芽状况。